烛影浮戏

宅腐双修

考完试一定填坑QWQ

最近沉迷考试不能自拔……整个人都不好了……各种名词被的歇斯底里的……
等考完试就更新……存稿都在手机里,但是想全更新下来就没发QWQ

nari……
希望那些伤害你的人得到报应。
希望你幸福。
永远幸福。
永远爱你。

这次百鬼!我发现酒吞是个痴汉!

因为打百鬼的时候,我几乎次次都有SSR,不过就是打不中【冷漠脸】

这次百鬼的的首领有茨木,知道打不中还是点了茨木嘤!

然后茨木第二个就是,意料之内的没打中。

后来我就打算打点N卡凑狗粮了,然后!我看到一个红毛马尾!

酒吞老大!你尾随茨木是要干嘛!!!!!!!!

嗷嗷嗷这一嘴狗粮我吃了!!!!!!

想产狗崽粮啊啊啊

因为还欠着酒茨的粮……所以不好立刻开狗崽……不过先立个flag……

如果出了大天狗,妖刀姬,茨木,这三个中的任意一位大人,半个月内我一定把那两万字的酒茨肉撸完然后开狗崽肉!

再爱我一次啊输出系SSR的大人们!

哭着去码字了_(:_」∠)_

酒茨双A play【二】

酒茨属于网易爸爸,ooc属于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酒香很醇厚,好酒!酒吞的鼻子第一时间就传达了这个消息,但酒吞却愣了一下。

    无他,酒香飘出时,和茨木那胭脂味的信息素有一瞬间像是融合了一样,味道有些难以言喻,却让他有一种冲动,想要看看自己的信息素和和那胭脂味交融在一起后是怎样的一种......

    “吾友!”酒吞回过神,茨木一脸认真“是这酒不好?我现在就去找.....”

    “这酒不错,给我满上。”酒吞打断了茨木的话,看茨木单手给自己倒酒,不禁皱了皱眉。

    “你那手臂不是已经抢回来了?为什么不接回去?”

    茨木的一只手臂在很久以前被渡边纲砍下,后来抢了回来却一只没接回去,酒吞以前是觉得无所谓,最近却看着有些不顺眼。

     放下酒坛,笑的毫不在意“一开始是因为那刀切过不好接,后来就忘了。”

    “明天就接上。”

    “既然是吾友的要求!明天我一定接上!毕竟我的整个身体都是吾友的!”

    又是这种说法,酒吞有些无奈,茨木每天这么花式表白前些年自己没陷进来还真是正直又迟钝啊。

    茨木端起酒碗,和酒吞碰了一下碗就开始大口喝了起来,溢出的酒液沿着光洁的下巴滴在衣服上,晕开一团又一团的深色,金色的眼眸微眯,无端带上一股惑人的意味。

    难得小口喝着酒的酒吞用余光看到这样一幅光景,喉结无意识的动了动, 咽下了一口浊酒。

    说来也奇怪,当年得知红叶是alpha的时候,他很痛苦,却也干脆的斩断情丝,现在想想那种迷恋更多的像是小孩子得不到的执念,当得知迷恋的玩具并不完美时,就干脆的放弃了。

    而当发现对茨木的绮思的时候,第一反应居然不是追红叶那会儿的性别相同不能谈恋爱,而是茨木是alpha不能完全标记......喂这双标有点严重了吧!

    对于真.历尽千帆的酒吞来说,和茨木在一起这件事没有排斥是他没有预料到的,毕竟酒吞对茨木的定位是一个甩都甩不掉,但挺不错的酒友以及手下,谁会没事想着怎么把手下拖上床?谁会没事想着怎么把酒友灌醉做不可描述的事?......并且已经付诸行动了。

    抬眼,本来酒量就差强人意的茨木已经在喝第二碗了,向来清明的金色眼眸已经有了些许的迷蒙。

    酒吞借着酒碗的遮挡笑的很是肆意,他命令星熊找大江山最烈的酒,目的,自然就是要上了这大江山最美的人。

    看着茨木拎着酒坛沉默的倒起了第三碗酒,连酒液溢出也不停下时,酒吞愉快的将酒一口饮尽,酒碗随手丢在一边,身体前倾,捏着茨木的下巴强迫他将视线对准自己。

    “茨木童子,我是谁?”

    “......?"

    茨木喝多了的时候除了爱倒酒有点傻之外乖的不得了,盯着面前俊秀的红发青年半晌,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,眼中的令酒吞熟悉的亮光像是被酒浸过,透着一层水色,看的酒吞心头微痒。

    “你是我的挚友,我将永远追随之人,我会奉献一切的酒吞童子啊。”

    茨木一如往常的话语,像一点火星碰到了酒,顷刻间在酒吞体内撩起了骇人的欲火。  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我不止话唠还是拖延症来着_(:_」∠)_
下次妥妥的开车了!真的!
最开始是想着两个A之间的激烈对碰……但是茨木……太忠犬了……我也不想写没感情的肉……不知不觉就变成这样了_(:3」∠)_

酒茨双Aplay【一】

    酒茨属于网易爸爸,ooc属于我



酒茨双A(一)
    酒吞是alpha,妖怪们表示这很正常,毕竟大江山头头的实力摆在那。

    茨木是alpha,妖怪们也表示很正常,毕竟除了酒吞,能打败茨木的妖怪一只手都数的过来。

    但是!说好的alpha和alpha之间的相互排斥呢??茨木你天天粘在酒吞身边就不觉得他那烈酒味的信息素熏人?!

    茨木看着躺在不远处树下喝酒的酒吞, 眼中亮的像是闪烁着光芒“不愧是吾倾心追随之人!连信息素都格外有存在感!”

    因为好奇问了一嘴的星熊童子......拒绝再说话并扔给了茨木一坛酒,败退。

    如果单单就是茨木百年如一日的这么崇拜酒吞,那也就是一段大江山首领们感情好,共进退的佳话,但是十几年前的时候,酒吞看上了鬼女红叶,酒吞怎么勾引处女都没有反应的茨木这次表现出了极大的排斥,还声称要把身体整个奉献给酒吞。

    沃日都要奉献身体了还是什么纯洁的兄弟关系!

    三只大妖的爱恨情仇迅速传遍了妖怪界,对此,鬼女红叶表示:我只爱晴明大人!

    后来的一系列事件可以概括为:酒吞追鬼女躲茨木,鬼女追晴明,茨木找晴明追酒吞......嗯,贵圈真乱。

    事件最后以鬼女分化成alpha为结束,酒吞对于自己的女神长出了丁丁表示幻灭,回了大江山醉生梦死了好几年,头号迷弟茨木则一直忠诚的跟在他身边。

    围观了整个事件的妖怪们纷纷表示AA恋果然没前途,也对于喜欢了自己alpha兄弟这么多年的茨木表示了极大的同情。

    茨木对于其他妖怪的奇怪话语很不屑......也有没听懂的原因“只有吾友的话可以影响到我!”

    果然是真爱啊。

    围绕在事件中的真.中心,酒吞放下了手中的酒,对于星熊童子刚才问茨木的问题,他其实也有疑惑,不过不是对茨木,是对他自己。

    茨木童子和自己一样,是纯正的alpha,绝对不是什么装A实O的样子货,虽然信息素是有点娘的胭脂味,但alpha的排斥又不是因为味道而排斥,而是因为每个alpha都有自己的气场才不适合长久的靠近,茨木的气场很强,也就比自己差那么一点,自己怎么就不排斥呢?

    “吾友!”星熊离开后,茨木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,单手拎着星熊扔的酒就坐到了他的对面“星熊刚才送过来的酒!吾友觉得怎么样!”说着就拍掉了酒坛的封泥,浓郁的酒香飘了出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信我……最开始,他是一个直接就上的肉……但是……我是个话唠啊话唠_(:_」∠)_
纠结了一下午怎么圆回去,明天一定开车【握拳】

【还愿】各位有想点的梗么?

前两天立flag,出小鹿男和阎魔以外的SSR就写2w的酒吞肉的就是我……今天抽到了荒川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一次写不完准备分几次写……各位有想看的play么?

准备先写个酒吞A和茨木A的play【嗯还没写】

车技其实并不是很好的我QWQ

立个flag

第一次发帖,还是百度的方法😂
不要脸占个tag立flag,只要实现立刻删……
只要能抽到阎魔和小鹿男以外的SSR,立刻开酒茨肉文,两万字辣种!什么play都可以点!
为了SSR我也是拼了_(:3」∠)_